<noframes id="jbrzr"><form id="jbrzr"></form>

<sub id="jbrzr"></sub><address id="jbrzr"><address id="jbrzr"><listing id="jbrz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jbrzr"></address>

      <dfn id="jbrzr"><listing id="jbrzr"><menuitem id="jbrzr"></menuitem></listing></dfn>
      <noframes id="jbrzr">

      砺剑春秋 | 特殊的“军衔”

      来源:中国火箭军作者:火大青春工作室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0-02-06 21:29

      讲述砺剑故事,弘扬砺剑精神。小“火”伴们,大家好!今天为大家分享的故事是《特殊的军衔》。

      我从军校毕业后,带着驰骋疆场建功军营的梦想,被分配到导弹工程部队。

      刚到单位报到,我就被一辆挂着地方牌照的小皮卡拉到了山里。在郁郁葱葱的山脚下,机器轰鸣,水泥搅拌机正在转着,运送渣土的汽车进进出出。没有整洁的营房,没有威武的哨兵,甚至没有块像样的篮球场。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难道就是我奋斗青春、成就事业的地方?

      拖着沉重的背囊和沉重的心情,我被带到连队熟悉环境。这环境还需要熟悉啥?

      倒班的战友们都还在睡觉,没有睡的也是睡眼惺忪。后面更让我吃惊的是,哪怕是穿着迷彩服,他们也松松垮垮,连个军衔都不戴,这哪像一支部队呢?

      带着心中这个疑问,我走进了施工一线。有人穿着短裤,有人光着膀子。我实在忍不住,便问一个老焊工:“班长,都说导弹工程兵光荣,但我们连军衔都不戴,咋体现这份光荣呀?”

      老班长看了我一眼说:“排长,这你就不知道了,不戴军衔,首先是保密需要,再说,我们也不是没有军衔,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他挽起袖子,我惊讶地发现他的手背就像猎豹的皮肤一样,一小块一小块被焊枪烫伤的疤痕,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小臂。“看见没,这就是我的特殊‘军衔’。”老班长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

      没多久我也开始了焊工生活,而那个老班长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刘振业。虽然我是一名本科生,但在这个平凡的工种上却也要从零学起。

      起初,班长让我帮忙搭地线,我寻找许久也没找到那根线;让我换气瓶,我拿起扳手却不知怎么用。

      班长上前边讲解边演示,我根本就没重视这些动作要领,偏要逞强直接上手操作。焊枪刚接触焊点,火星就几乎要迸到我的脸上,而我根本不会自我保护。班长一把抢过焊枪,随着他眉头一皱,手臂上又多了一个焊疤。我既羞愧又自责,而更多的还是对这环境的恐惧。

      偏僻的山沟、艰苦的环境、找不到信号的手机,让我这个刚走出“象牙塔”的大学生无所适从。孤独寂寞每天折磨着我,我直接跑到不远处指导员那里,吐露我难以压抑的心声。

      指导员平静地看着我,指着几个正在工作的战友对我说:“你看这是上等兵王宇,名牌大学毕业,第一年就拿到中级技术资格证书;这是二班长王霄,入伍前开过公司,现在是通风空调专业全旅第一能手;那边是老排长张成寨,大学时学的计算机专业,曾经获得全国数学建模竞赛一等奖。我们连的同志哪一个不是怀着报国梦想?哪一个没经受过精神的煎熬?可没有一个被现实击跨,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使命——为导弹筑巢。”

      指导员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从那以后,我便扎实地从基础开始学起。在班长工作时拿着焊帽观看请教,闲暇时在废料桶里找边角余料练习。从点焊、平焊到怎样起弧、如何收弧,我不放过任何一次学习的机会。

      为了增加手臂稳定性,我特意在焊枪上系上一个铁块,长时间挂铁块使我的手法更稳;为了焊出均匀的焊缝,即便是吃饭也会不由自主的拿起筷子比划;为了提高本领,我还先后学习了金属材料、焊接工艺、焊机设备等知识。慢慢地,我由初出茅庐的新手成长为一名焊工基础日臻精细的操作员。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盛夏时节对于焊工来说是煎熬的。既有烈日酷暑,又有焊火炙烤,作业时自己就像在微波炉里一般难受。

      2017年6月,我们排担负油罐内部槽钢焊接任务。钻进密不透风的油罐里,焊接不到一会儿就感觉呼吸困难,汗水浸湿全身,焊点烧透衣袖打在手臂上疼痛难忍。就这样,我的身上有了第一道焊疤。

      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班长的话,看看我身边的战友,手背的焊疤是“军衔”,手掌的老茧是“军衔”,臂膀的划痕也是“军衔”……这些“军衔”虽然没有那般闪耀,却是用血水和汗水铸就而成的。

      由于油罐具有密闭性,烟雾弥漫整个空间,想睁开眼睛已是非常困难。为了保证焊缝无接头,我坚持先完成焊接,再处理烧伤部位。细数两臂上的疤痕,已记不清有多少次被灼伤。

      在这种环境作业,对我来说确实是莫大的考验。当时真想甩手不干,可看到那么多战友和我一样钻进去焊,大家从不抱怨,我有什么理由退缩呢!

      我半蹲着保持身体平衡进行焊接,时间久了,实在难受,就出来喘口气再进去作业。经过全排的日夜奋战,圆满完成了油罐内部槽钢的焊接任务。

      去年,我有幸参加了焊接机器人的教学培训,这不仅要有细腻的焊接技术,还要和一堆代码打交道。仅手柄上的按键就多达上百个,加上一串串英文代码,看得我一阵眼花。

      为了完成学习任务,我将每个按键的作用都详细地记下来,查资料、做笔记、研究坐标点,了解不同厚度的板材所需的电流、电压、摆幅、频率等数据。在一次次摸索与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最终熟练掌握了焊接机器人的操作,高效完成了任务。

      如今,我已是连队的指导员,年初新兵下连时,一些新同志都会产生跟我当年一样的疑问,我就给大家讲述“军衔的故事”,让大家体会这“特殊军衔”的意义。

      我们有军装,但大多时候都压在箱底;我们有军衔,但只有在照相时才拿出来戴上;我们也有营区,但很多人直到退伍都没去过一次……我想,这就是我们导弹工程兵身上那种最特别、最可贵的东西——蛰伏深山、默默奉献,不计名利、无怨无悔。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起凡棋牌起凡棋牌游戏官网起凡棋牌上下分起凡棋牌网址起凡棋牌有挂吗起凡棋牌辅助起凡棋牌ol起凡棋牌最新版